第十二章 寻找枫的日子

作者: 指纤纤 | 发布时间:2019-08-27 14:02:49 | 字数:1876

  

过了平原,火车在蜿蜒的山谷中穿梭了十几个小时,终于快到X市了,我合上了书,一片叶子轻轻滑过,忙拾起来夹在书中。

  上车前摘了几片最普通最不起眼的杨树叶子做书签。叶子平凡,但是叶子的树干上却有着数十个“伤口”(见注解)恍若人的“眼睛”。在家里的时候每一次犯了错,又不想承认的时候,就站在杨树下,对望树干上的“眼睛”,久了便低下头,犯了错是一定要面对的,否则便永远只能被“它”望到心虚。

  我拿了这叶子便是告诫自己生活中有无数的眼睛在注视着我。我要加油。

  熟悉的氛围熟悉的街道,短短二十几天再回到X市,七月的阳光几乎灼疼了我的肌肤。

  回到我读了半年多的大学,这原是我最不舍也最不愿再回来的地方。来到传达室,我要找到靳芳。彼时学校还在假期中,留校的人很少,极好找人。

  “水清,很久没见了,最近好吗?”靳芳再见我便客套的询问我的近况。她丰腴了很多,人也漂亮时髦了。

  “还好。一起去喝杯茶吧。”我有许多事要请她帮忙。

  “行,那你行李怎么办?晚上有没有住的地方?”

  “还没找好住处,就是想请你帮忙,在这附近租间斗室暂住一段时间。”我直言请她帮忙。

  “没问题,我知道大把的出租屋。”

  “就知道学校里呆久了你就一定成了地头蛇了。”我爽朗大笑。好久没有这么轻松了。

  叫了一壶菊花茶,慢慢地饮着茶,两个人一起聊着学校的变化,无非是某某跟某某谈恋爱了又分手了,然后男的再换个女朋友,如此之类的八卦,都没有新鲜的。

  “靳芳,我离开之后有没有人来找过我。”我终于切入正题。

  “有哇。”

  “真的?都什么时候,人大概长什么样子?”她的回答令我振奋。

  “有两次,第一次距离现在太久了,就是你离开的第二天,我都快忘记那人的模样了。容我想想。”

  我轻轻喝了一口茶,不去打断靳芳的回忆。

  “想起来了,第一次是个女的找你,很时髦的一个女人,算不上十分美丽,但皮肤白皙,身材特别棒,不比你差多少,就是没你脸蛋漂亮。”说着向我驽了驽嘴。

  “少来,还这样没正经。”我故作严肃的瞪了她一眼。可是我实在想不起来那时候在X市我曾经有认识过这样的一个女人。

  “第二个呢?”我继续问到。

  “第二个就记得很清楚了,半个月前来的吧,很帅的一个男人,身高最少有一米八,还开着丰田跑车,惹来全校女生的侧目,喂,你啥时候钓到这么一个多金又帅的男朋友啊,有空也帮我介绍一个。哈哈!”这是天易,身高和车型都对得上。这样的一个答案触动了我心底深处最柔软的弦。但我还是不想见他,我需要找到枫,我需要知道那困惑我两年多的背影到底是谁?

  在学校附近租了一套一房一卫的出租房,我安顿了下来。

  第二天出去找工作,随便找了一家正规的酒店做迎宾,我的身高有一米六五,每天站六个小时,工资也过得去。剩下的时间就属于我自己的了。虽出卖青春,却也不至于失了自己。我原本也不是纯洁的人,只要能添饱肚子且又有自己的时间就好。

  除了上班,只要有时间我就拿了枫的照片到处找他。累了就回到出租屋里读书。十月还有自考的最后两门课程要考,这是绝对不能马虎和忽略的。

  没多久学校附近的大街小巷就被我翻遍了,再扩大搜索范围,除了那囚禁了我半年多的牢笼附近,其它的地方几乎都被我踏遍了。

  渐渐地,我灰心了,每天固定一两个小时象游魂一样在街上到处乱逛。剩下的时间就看书,偶尔对着天空发呆,很想很想去公寓看看,也许可以遇见天易,渴望他的吻他的爱抚,然而我终于抑制了自己的欲望。人虽非圣贤,但我终要做回莫水清。

  一个午后,我慵懒的起床。昨天上夜班,所以很晚才睡觉。洗脸换衣服,去对面的小吃店吃了午餐,或者叫早餐也OK。漫无目的地坐上了一辆公车,中途下车,我希望在不经意间可以遇见枫,解开我心中太多的谜团。

  “小姐,有没有见过这个人?”在一家男性服装店里,我拿着枫的照片询问女售货员。

  女孩拿过照片很认真的看着。“好象两个月前来过,不过头发比照片里的长一些。”

  “真的?”我开心的大叫,这是枫很久以前的老照片了,当然不可能同现在一样。

  “真的,就是这个人。”女孩很肯定的说。

  “你知不知道他住哪里?在哪上班?”我继续乘胜追击。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他只买了一件上衣,我们卖服装的哪有可能向人家查户口。”

  “那你再想想,他身上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对了,他穿的好象是一套工作制服,上面有英文标志,好象是‘DT’,对,就是这两个字母。当初他试衣服的时候我一直觉得他身上的那两个字母很特别字体很好看,所以记得很清楚。”

  “还有没有其它的标志了。”我不能再错过任何的机会了。

  “衣服是天蓝色的,再就没什么了。”

  “谢谢你。”我真心的感谢她。

  此后,遇到天蓝色制服类着装的男人我一定会多望几眼。

  然而两个多月过去了,枫依然杳无音讯。我亦放弃了,我要准备我的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