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明书

作者: 指纤纤 | 发布时间:2019-08-27 14:02:52 | 字数:2274

  

一身简简单单的青衫,墨发直接绾在了发顶,她只想避人耳目,不想让任何人注意到她的行踪。

京城的街路上,芸若与水离一前一后的向着明夕画馆而去,清雅的小脸上是她开心快乐的微笑,虽然在她身后不远处还有蝶恋水榭的人在尾随,可是此刻的她至少是有着一些自由的,这是最难得最来之不易的。

轻快的走在街路上,整个蘅阳城都是纷香异常,白色的小花,随风飞动,飘过千万家。

这是早开的桂花,比往年早了几日,也让这蘅阳花香满城,那花朵轻盈飘雅,风一起,一忽往东一忽往西,香气醉人,走到哪里都可以闻到桂花浓郁的沁人之香。

芸若一伸手,一朵小小的桂花就在手掌心静静的躺着,那淡白的花瓣在阳光下晶莹的绽着笑,真香。

就这样,一路走一路随手抓了朵朵的小花,她要把这些花洒在画中,一朵一朵的洒上去,想象着那样的一幅画,不知道会是怎么样的一种美。

数着飞花,忆起明书,心里就莫名的有些期待,许久未曾见过他了,他可还是从前的老样子吧,一身长衫,儒雅清俊,仿佛也沾染上了她最爱的青竹的气息,让人不觉会悄悄伫足寻觅他的身影。

“小姐,想什么呢?”水离追到了她身边,娇笑的问道,“是不是又想起明书公子了,这不,可就快要到了。”

水离的调侃让芸若不觉脸上一红,追着她作势就要捶她,“小蹄子,总是乱嚼舌根,小心我让红姨给你选了人家。”

水离一边跑一边笑道,“小姐,是水离让红姨给你选了明书吧。”丫头不服气的回敬她,早就知道芸若的心事,所以她一早才撺掇着芸若一起出来送画的。

芸若的脸更红了,却怎么也追不上水离,论作画,这京城里的女子谁也比不过她,可是要论追人,她半点也跑不过水离,只追了没几步,就气喘吁吁的扶在她身边的桥栏杆上,望着桥下那泛着鳞光的河水,潺潺中甚至有游鱼在水中嬉戏,轻轻的水草浮荡其上,不远处有小舟在水中飘行,白色的鱼网沿着手臂斜斜的一抛,瞬间那渔网就撒落在河水中,慢慢的那鱼网被收起时,只见活蹦乱跳的鱼儿在其间挣扎,心里不由得一紧,那鱼儿便如她的命运一般,从此便再也没有了自由了。

有些感伤,就算她与明书两情相悦又如何,却终究是没有未来,轻轻的一声叹息透过空气飘飘荡荡的送到了河水中,眸眼半眯中这一刻的她心已乱了,即使到了明夕画馆,让她从此滋长的还是悄悄的思念。

明书,我便只能这般默默的守望着,守望着我笔中的竹节暗暗的悄长,却等不来我所要的真正的冲天而去的自由么。

仰首望天,有飞鸟掠过,羡煞了她的心。

“小姐……”水离瞧见了芸若这一刻的落寞,刹那间就明白了她的心事,一手捧着画,一手扯着她的衣袖,“小姐,快要到了,我们快走吧。”

芸若思绪翩回,努力让微笑重新又回复到脸上,“水离,别拉拉扯扯的,别忘记了这会儿我可是个公子爷。”虽然不远处的人听不到水离低低的唤她做小姐,可是两个人一样的男装,又是这般的拉扯,再加上她粉面俊逸的身姿,那路旁早有人在伫足侧目的望着她的方向了。

失笑,她可是不断袖。

可是这片刻间的悄然所思,却让她早先的快乐渐渐的淡去了,随之而来的却是阳光下她的惆怅几许。

早起的阳光还不算太毒,却也晒得人浑身暖洋洋的,着了男装也不便取了绢帕擦汗,便只任额头的薄汗轻落,幸好画馆就要到了。

转个弯,街头站定,芸若远远便瞧见了“明夕画馆”那四个大字,心下不由得一喜,只随着水离更加的加快了脚步。

可是到了那画馆的大门前,芸若却有些怯步了,心有些慌,明明想要见到明书,却又有些怕,自己不请自来,也不知他是否会喜欢。

“小姐,快进去吧。”看着芸若的止步,水离便毫不客气的推搡着她入内。

小小的画馆虽然占地不大,可是却处处都洋溢着温馨,也泛着浓浓的书香之气,四周的墙上挂满了画,瓶子里,也是整整齐齐的画轴。

画馆里居然有一整面的墙上,满满的都是她的画,竟无任一幅他人的画杂在其中,那一面墙就好象明书在专门为她开了一个画展一样,各式的青竹映在眼前,每一幅明明都是的竹子,却给你不同的感受,或高或矮,或近景或远景,都是芸若画的,总是画过了一幅便送过来,从来也未在手中存留过,此时,眼望处,摆在一起时竟是这般的好看,也耀眼。

可是,芸若的心里却是骤然狂跳,她的画明明都摆在这里,哪里卖了出去呀,却又为何日日催要着她的画呢。

水离早已松开了她的衣袖,直冲到那正在为人讲解书画的袁明书的身边,“袁公子,小姐又画好了一幅。”

明书一笑,立刻就从水离的手中接了过去,“有劳水离了。”

一边说着一边就兴致勃勃的打开了手中的青竹图,俯首细看时,只不住的点头赞道,“好!好!”

“袁公子,这一幅可要卖了吧,你说过的,那面墙上只挂芸若小姐的画,如今可又来新画了,那墙上也摆不下了,你不卖可就破坏规矩了。”明书身旁一个欲要买画的书生说道。

明书却立刻就将手中的青竹图卷了起来收在瓶子里,“这一幅还没有明码标价呢,公子改日再来吧。”

芸若迷糊了,她的画送来不就是为了卖画吗,何以明书会收起来而不卖呢,轻轻的咳了一声,“咳……咳……”

她的咳声虽低弱,明书却立时就听到了,转首望向她的刹那,眸中是不可相信的诧异,随即就是欣喜,急走两步,立刻就冲到了她的身边,“夕儿……”一声轻唤,让他甚至忘记了这是在画馆里。

画馆里正在赏画的人听得明书的声音下意识的循声而来,眼见却是芸若的脸上泛起了片片的潮红,虽然她是一身的男装,却也让人不由得猜疑着她的身份,于是,不过眨眼间,立刻就有人欢呼起来,“是蝶恋水榭的芸若姑娘来了。”

明书倏然回神,也不理会众人的视线,只拉着芸若的手飞快的就向后堂跑去,踏过门槛时,随手迅速的将那门也关上,拴好了门闩,两个人静静的伫立在天井之中,头顶是蓝蓝的天,朵朵的云彩随着淡淡的微风轻轻的飘浮着,这一刻,他望着她,仿佛眼前的世界里就只有了他与她存在。